追蹤
°·.☆最愛綺綺☆.·°
關於部落格
~( ̄▽ ̄)~* 歡迎光臨禾馬作者----綺綺的部落格,請隨意逛逛喔~ ♡
  • 72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情字訣

內容簡介: 該死的登徒子! 以為她在青樓裡工作,就能任意輕薄她嗎? 對付這種沒長眼睛的色胚,給他一巴掌算客氣了── 啥?要她去王府賠罪? 喔喔,原來她得罪的,是個位高權重的王爺 聽說他還砸下黃金百兩贖了她,要她進王府當丫鬟 沒想到當王府的丫鬟這麼好命呀 不但能乘坐稱頭的轎子「走馬上任」 甚至勞師動眾的擺排場、搞噱頭! 直到他把她丟上床,她才恍然大悟── 原來她真正的職位是負責暖床的「寵姬」! 雖然飛上枝頭當鳳凰是每個女人心中的美夢 可依她對那個小心眼王爺的了解 他這樣大費周章,肯定是為了報那「一掌之仇」… 第一章 北風凜冽,大雪紛飛。 萬物全被一片銀白所覆蓋,寒氣淒然道勁,即使是晨風,都使人有著透骨般的刺痛。 醉紅樓裡,一抹柔弱低啞的嗓音,在冰凍寒風中,冷顫顫地響起一一 「容姨,請您發發慈悲,放……放過情兒吧!」 女孩莫約十二、三歲年紀,模樣十分周正,白裡泛紅的臉蛋上鑲嵌著一雙滴溜浸水的眼睛,粉臉潤唇,膚自如玉。只是幽深的眸子裡,彷佛有著無限淒愴隱含其中。 「放了你?呵呵……」鴇娘悠悠地笑了,一對嘲諷似的眸光斜斜冷睨而來,「要我放了你,豈不便宜你這丫頭了?」 想當初,她可是撒盡一年積蓄,才得以買下如此上乘貨色,眼下都還沒回本兒呢!豈有白白放手的道理? 瞧瞧這丫頭,才十三歲。便生得靈氣飛舞,飄然出塵,尤其那一副骨肉婷勻、裊娜纖巧的身子,天生就是做花魁的料!只消好好栽培上幾年,還怕這樣絕色不替醉紅樓賺進大把大把的銀票! 「要……要不,情兒再給您當丫頭?挑水劈柴、燒飯洗衣,我什麼都肯做,絕不會喊一聲苦的!只要……只要…」 「只要不是送往迎來的活兒?」鴇娘接續了女孩未盡的話。 「情兒願意幹粗活兒,無論怎麼苦,都不會吭氣一聲的!容姨,您就信我這一回吧!」 對於女孩苦苦哀求,鴇娘一律充耳不聞,僅是冷冷抿唇一笑,道:「別發傻了,我的好情兒,若真讓你這樣一個玉人兒只委身當個使喚丫頭,豈不糟蹋了?」 女孩長跪於門外已是整整一宿了,在寒氣不斷的侵襲之下,一張粉臉蒼白如紙,孱弱欲墜的身子看在鴇娘算計的眼底,不但沒有半分憐惜,反而心不在焉地想著:她到底該怎麼說服這死心眼的丫頭,好讓她能夠心甘情願入紅樓,做個艷名滿城的花魁呢? 不一時,鴇娘心思一轉,微揚的嘴角,露出一抹殘忍笑容。 「好丫頭,容姨就給你提個醒兒吧!既然你人已是進了我醉紅樓,許多事兒也就由不得你了。」對她討價還價,更是異想天開,一點用處也沒有!坦白告訴你吧!當初將你賣來醉紅樓,你那嗜酒成性的父親就已是打定主意,要拿你一身皮肉來抵債。你自個兒倒是想得輕巧,以為我好心收留只為讓你在這兒當個跑腿兒、做做雜役的小丫頭?」 聞言,女孩粉嫩嫩的小臉上,登時全沒了血色。 鴇娘畢竟是個懂得察言觀色、掏人底細的老手兒,知道女孩心中對於父親的承諾必然已潰,便又添油加醋了幾句。 「我惦量著這事兒,就算再怎麼東遮西掩,遲早你也該知道的。」鴇娘目光冷冽,刻薄尖酸的又道:「真要怪,就怪當年你那不守婦道的娘,著實讓你爹沒臉了一輩子!偏偏你這這丫頭又長得像極那紅杏出牆的妻……」 鴇娘字字句句都含著刺,像千千萬萬銳利的銀針,針針都扎在女孩的心版上,小小身子終於承受不住打擊,倏地一癱,跌坐在地。 鴇娘見狀,認為機不可失,從兜裡霍然抽出一紙契約,甩至於女孩面前,免不了又是一番冷嘲熱諷。 「丫頭,你瞧仔細了,這可是你爹爹親手畫押,將你抵給我的賣身契?看看上頭是不是你那酒鬼父親的筆跡?」 女孩心碎神傷的小臉緩緩揚起,心早已透涼的她,呆滯地望向鴇娘手裡晃蕩的手紙,在看清上頭幾行熟悉筆跡後,眼眸倏地圓瞠,臉色更加慘白了。 該來的終究躲不過,她日以繼夜所擔憂的惡夢,還是成真了……當三年前,爹爹遲遲不願拿贖金來償的時候,她心中就早已有個底了,只是親情一再說服自己,畢竟是父女連心、血濃於水啊!爹爹不至於泯滅了良心,將嫡親的女兒一把推進火坑,斷送一生幸福。 如今看來,所謂親情天性,不過是自己一相情願,在父親眼底,早就沒了她這個女兒存在 淚水像斷了線的珠串,痛苦像剃刀般劃過了她的身軀,也就連作夢也想不到,自己居然真的被父親高價拋售了。 一賣,就是一張終身契。 濃烈的恨意,逐漸在胸口凝結,她深深痛恨著自己有個嫌貧愛富的母親,更憎恨心狠將她出賣的父親,她甚至開始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…… 「嘖!收起你的眼淚吧!這便是你的命!只要你乖巧聽話,要不了幾年,容姨包准你成為醉紅樓裡掛頭牌的姑娘。」鴇娘輕啜熱茗,微笑地再三保證。 「要我降心相從、委曲求全?不可能!」女孩一對美眸閃爍著冷絕光芒。要她辱沒人格,過著隨人戲笑怒罵的日子,她寧乏不屈! 既然親情已不再可靠,她也不願再任由旁人支配操縱自己的命運,她的身子絕不容任何一個男子褻瀆侵犯! 「與我嚼狠話是沒用處的!」鴇娘絲毫不把女孩的恫嚇放在眼底,惡狠狠地反唇相稽,「賤丫頭,你認命也罷,不認命也罷,這事已定,由不得你撒潑要蠻! 「是嗎?女孩柳眉一挑,小手高高揚起,倏地抽出發間銀簪,笑道:「那可說不准。」 須臾,只見女孩手起簪落,一切都在電光石火之間發生。 那簪子銳利的尖端,在嬌媚如花的容貌上猙獰地拉開了一道血口子,由臉頰一直蔓延至下顎,筆長而深邃的傷痕,不斷滲出斑斑血跡。 「呀!這……這……」鴇娘被這個突如其來的駭人舉動給震撼住了,肥敦敦的身軀不住地顫抖了起來,當場被這血淋淋的一幕嚇死不少油脂肪。 「你……你這個該死的瘋丫頭,還不趕緊給我停手!」在醉紅樓裡,平時尋死覓活的戲碼她是見多了,就是沒見過哪個姑娘真有那膽量,敢往自個兒臉上打主意的。 這一回,她可真是錯打如意算盤了。 女孩恍若失神般,對著鴇娘冷冷笑了起來。「容姨,您瞧瞧,我這張半毀的臉兒,往後恐怕就不能替您招攬恩客了吧?呵呵……哈哈……」笑罷,女孩又是狠絕一劃,再補上一道腥紅恐怖的血痕。 「你……你你……」被嚇得六神無主的鴇娘喘著氣,歇斯底裡的尖叫起來,「來、來人啊!你們全傻愣著干啥?還不快替我攔住那個不要命的死丫頭!」瘋了、瘋了,這丫頭真的是瘋了! 眼看著那一張殘破面容再也無挽救的可能,鴇娘心底直淌著血,有著大江東去的扼腕。 完了……都完了,這一切都完了!她那白花花的銀子這下全飛了。 鴇娘氣惱的兩眼翻白,恨不得將那個不知好歹的臭丫頭拆吃入腹。 「你這個瘋丫頭,真是可惡至極!」想起龐大的損失,鴇娘怒不可遏。 面對鴇娘的滔天怒火,女孩一改先前畏縮的態度,像是得了頭心瘋般,毫無畏懼。 「是,我是瘋了,瘋得好、瘋得好啊!哈哈哈……」她扯開嗓子,無視於周圍訝異驚恐的目光,徑自猖狂的笑著、痛徹心扉的笑著,直到所有淚水都流盡為止 瘋吧!就這樣瘋了吧…… 她那一縷殘破不堪的靈魂,早已得不到一絲救贖,倘若真瘋了,或許就可以忘卻種種加諸在身上的痛楚。 泛白的唇兒緊抿,她暗暗起誓,從這一刻起,在她殘余的生命中,將只剩下永無止境的怨恨! 「賤丫頭!」老羞成怒的鴇娘咬牙切齒的道:「諒你再怎麼裝瘋賣傻,你依然是醉紅樓裡的人,既然臉蛋賣不了錢,我就讓你在暗無天日的柴房裡做一輩子的奴役!」 鴇娘惡狠狠地瞪著那張已不再具有任何價值的面容,森冷犀利地下了一道命令,「往後,你這賠錢貨只許穿粗布、吃餿食,直到死去為為止!」 殘月朦朧,滿院梅花初綻,嫩蕊綠芽綴滿枝啞,在雪氣未消的夜裡,獨自飄散著淡淡迷人馨香。 一雙蓮足由遠至近,踏著細碎腳步,匆促穿梭而過,無暇顧及兩旁一片超脫凡塵、如夢似幻的美景。 不一時,雙足在一面雕有鏤花繡鳳的門扇前停下。 「鳳仙姑娘,酒菜來了,是送進房裡,還是擱在外頭花廳上?」 倏地,門外揚起一陣催促,冷淡的女嗓中,似乎還隱含著一絲不悅! 咦?聽這聲……不像是翠兒呀! 坐於菱花鏡前,一張妖艷灼人的粉臉兒淺蹙著眉,微側著臉,低聲問了句,「門外邊兒的是哪個丫頭啊?」 「膳房裡的。」冰冷的聲調再度由門外響起。 膳房裡的?呃!該不會是那個黑麻子? 李鳳仙冷冷地倒抽了口氣,頓時媚臉生驚,訝異極了,心忖,是誰那麼大膽子,竟讓那丫頭自作主張的送水酒來? 想起那經年悶在灶房裡,只懂得劈柴升火的黑麻子,她那一臉烏漆抹黑,三分像人、七分像鬼的丑陋模樣,說不准會駭著此時留宿於她閨中的貴客呢!嗡嗡一想到這兒,李鳳仙不禁冷汗直流,口氣也極度不悅了 「怎會是你送來水酒?難道膳房裡都沒人了?」再怎麼不濟,也不該編派這丫頭來呀!「今晚賓客多,人手不夠……」 「罷了罷了。」不待解釋,李鳳仙趨身上前,急欲打發門外麻煩,「就憑你這一副尊容也敢到鳳閣來拋頭露臉?嚇壞姑娘們事小,萬一驚動了賓客,諒容姨也饒不了你!」 李鳳仙刻意地壓底了嗓音,嬌聲低斥,只可惜再怎麼小心翼翼,那細微的音量還是一絲不漏地傳入香羅暖帳之內。 彌漫香氣的芙蓉軟帳內,探出一條剛健有力的肘子,揮開大半的布幔,露出一張俊逸無比的男性臉龐。 男子生得豐姿俊朗、高大頎長,有一頭鐵銹色的頭發和一雙深邃如潭的眸子,漂亮的眼角有些小皺紋,但無損於男子迷人的男性魅力,反而更加彰顯出男子擁有一股成熟而穩重的氣質。 「鳳仙兒,門外是誰讓你如此動氣?」 聞言,李鳳仙立即換上一張盈盈笑臉,回眸迎上詢問的眸光。雲淡風清的道:「不過是個不體面的丫頭,怕驚動了爵爺,我這就攆她出去。」 「且慢。」男子聲音顯得柔和,卻又驚人地有力,「我倒想見識見識,這讓你認為足以「驚動」我的丫頭究竟生得何等模樣?」 「還是別了。」見男子作勢要上前,李鳳仙連忙退回房內阻止,推勸道:「爵爺難得上鳳閣小憩一回,鳳仙可不想出了什麼亂子,若是讓您見著了不該看的東西,倒盡了胃口,容姨又會數落我的不是了。」 聽罷此言,男子驀然一笑,再三柔聲保證,「若果真如此,我給你擔保,容姨不會怪罪於你的。」 說完,男子立起頭長的身子,微敞的古銅色胸膛在燭光下閃閃發亮,糾結的肌肉性感惑人,渾身只著一件單衣,慵懶而撩人。 他的步伐優雅,恍若林中黑豹,無聲無息地橫過李鳳仙,像一頭發現獵物的狼,一步步往門廊外步去。 「可……可爵爺……」就在李鳳仙來不及阻礙之下,緊掩的房門被硬生生開啟,屋內燭光傾洩了一地,將長廊外層層積雪,照耀得熠照發光、發亮。 咦?久候於門外的人兒,怔怔抬頭一覷,發覺自己籠罩在一片幽暗之中,由於背光看不真切,只覺一對幽深如墨的眸似笑非笑,不懷好意地直往她臉上睇來。 嘖!又是個尋花問柳的風流鬼、采花客!冷情兒在心裡暗暗鄙棄著,見有人應門,也樂得結束手邊的工作。 不過是幫忙送份酒食,她毋需浪費時間與這等風流客陪盡笑臉。 「喏,給。」冷情兒霜凝著一張臉,作勢欲將食篋遞交給對方。 但男子並未接手,反倒將一只粗厚的掌心輕柔地撫上她一張在雪夜裡穿梭忙亂,而早已凍得冰冷通紅的臉頰。 女子模樣還算纖巧,只是一身樸素裝扮遠遠不及鳳仙兒明艷動人,那一張黑黝如炭的臉蛋兒更是差強人意,令人惋惜。可是不知為何,女子眸中所幅射而出的冷傲之氣卻深深感動著他…… 一股詭譎的悸動,襲擊了男子的心房,雖然早已看膩丫美色,但是面對一個醜丫頭,他卻從來不曾像現在這般如此專注過。 這可是破題兒,頭一回啊! 他細細端倪著她暫且按下滿腹困惑,微瞇著眸,一手托起她圓嫩的臉尖兒,探究似的問:「告訴我,你……真是個黑麻子?」 指腹上少有的絲滑觸感令人震顫,他不禁順勢撫下,粗礪的指輕輕刷過一只軟嫩楓唇,一抹溫潤的酥麻快感,竟叫他忘情地發出一聲輕喃贊歎。 「可你竟是如此細致,像是一塊上好的絲絨……」 啪! 話猶未了,一記火辣辣的巴掌印便生硬地截斷男子未盡的喟歎,無預警被打得橫過臉去的俊容上,有著一絲錯愕與不信。 周圍登時陷入一片死寂,寬敞的屋廳裡,似乎變得狹隘而緊繃不已,彷佛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能輕易地被聽見。 須臾,一道尖銳的抽氣聲顫巍巍地響起,李鳳仙被這驚心動魄的一幕嚇得魂不附體,當場跌坐在地,一雙手緊捂著心口,呆若木雞地直搖著頭,難以置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。 終於,男子挾著幾許慍色的俊容緩緩回過頭來,並穩穩回視向冷情兒,一對灰色的眸子轉變成具有攻擊性的銀色。 他充滿威脅性的朝冷情兒走近一步,他的怒氣可以叫無數的大男人夾著尾巴像只喪家犬般逃之天天,但他發現眼前闖下大禍的小女子,卻膽敢面對他。 沒有驚惶失措的蒼白臉龐,沒有聲嘶力竭的苦苦哀求,原以為這膽大包天的丫頭與多數女子一般,將因觸怒他而被嚇得花容失色、落荒而逃…… 沒有,完全沒有! 此時,在她身上找不著一絲懼意,倨傲的她,甚至還高高揚起下額,用著質詢似的目光,炯炯直逼他而來。 霎時,他被一種挑戰的氛圍所深深包裹著…… 「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!本小姐可不是專司迎客的姑娘,更不是供人把玩取樂的工具,你給我放尊重點兒,該死的登徒子!」冷情兒燃著火焰的杏眸直勾勾地瞪著,彷佛要將眼前輕薄了她的男子千刀萬剮,拆吃入腹。 聞天放怎麼也料想不到,他堂堂一個權傾朝野、威鎮天下的王爺。有朝一日竟也會被這樣一個毫不起眼的女子所辱。 這丫頭不但膽敢堂而皇之地對他動粗,甚至惡言相向、雙目鄙視,如此目中無人、如此放肆至極!他不禁猜想,若不是膽子夠大,她根本就是個少根筋的瘋兒。 這時,好不容易從地上掙扎回過神來的李鳳仙,一手倚著桌角,一手纖指顫顫,直指那口無遮攔,已是闖下滔天大禍的瘋丫頭高聲咒罵。 「放肆的丫頭,你……你是向天借丫膽,還是活膩了不成?你、你以為你得罪的是什麼人?」極怒之下,李鳳仙一向柔媚的嗓音也驟然變得尖銳刺耳了起來。 「就算是皇親國戚、名門貴冑我也不怕,」冷情兒眸子閃著戲謔光芒,斜睨挨了她一耳刮子,卻仍然文風不動的高大男子一眼,冷傲地丟下戰書,「有本事,讓客姨攆我走啊!」 聞言,聞天放只是興味盎然地挑高一邊眉,似仍舊斂首不語。 那不知大難即將臨頭的小禍星,還是一副無所畏懼的表情,冷凝的臉盤上。遍尋不著一絲悔意。 李鳳仙鐵青著臉,覷了面無表情的男子一眼。感覺平靜無波的俊容之下,已是隱藏著一股深不可測的懾人怒氣,叫人看了不禁頭皮發麻,渾身冷颼颼地直打起寒顫來。 她現在就可以想象,在惹怒了這個男人之後。京城第一紅樓的招牌,恐怕也高掛不久了。 「你以為容姨不想?」李鳳仙美眸一睨,露出一臉的鄙夷,「想當初,若不是你那不成材的爹積欠了一屁股債又無力償還,甚至遠走高飛逃得不見蹤影,容姨會拿你這不知好歹的東西來抵債?」 哼!早就讓人將這臭丫頭給捆了,隨意丟棄在哪個不知名的山坳裡,任其自生自滅,做個孤魂野鬼了。 李鳳仙一席冷嘲熱諷,叫冷情兒難以抗拒的又想起八年前那一場幾乎擊潰了她的惡夢。 整整八年了…… 如今,頰上的傷痕早已淡化,心頭上的痛楚卻依舊鮮明,對於父親的恨意有增無減,濃烈得像是在心底發了芽、生了根,再也剔除不去!這些年來,緊緊揪著的不僅僅是她的心。還有一幕幕難以磨滅的痛苦記憶…… 一想到這兒,她銀牙一咬,語氣忽而涼森森的啐道:「我說過,誰都別妄想在我身上打主意!」 「嘖!說這話豈不可笑?」李鳳仙冷哼了聲,瞥了眼冷情兒那張半毀的容貌,嗤笑道:「就憑你這副德行,還想在醉紅樓裡裝清高?以為自己是個掛紅脾的姑娘嗎?就少往自個兒臉上貼金了。」 「不敢。」冷情兒回道,聲音輕柔而剛毅,「我不過是個供人使喚的卑賤丫頭,與那成天過著紙醉金迷、醉生夢死日子的姑娘們是遠遠相比不上的。」 畢竟是在花樓裡打滾的姑娘,那句句諷刺的言語李鳳仙自然也聽出來了,面子掛不住的她,霎時老羞成怒。 「瞧你一副伶牙俐嘴的潑辣樣兒,當真沒人治得了你嗎?今日我若不叫訓叫訓你,往後你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德行,豈不是更加肆無忌憚、橫行霸道了?」 李鳳仙看似嬌弱,卻絕非是盞省油的燈,在嗅出對方口吻中還夾雜著對她一抹濃烈的輕蔑之意後,她想也不想,揚起胳臂就要往那賤麻子臉上招呼去,打算給這死丫頭狠狠一記叫訓。 怎知倔強的冷情兒既不躲也不閃,連眸子眨也不眨一下,就這麼緊抿著唇,預備承受那一記迅速迎來、扎實且不留情面的火辣巴掌。 然而,出乎意料之外的,那預期中的巴掌並沒有落下來,一個平穩而低沉的嗓音,阻止了這一切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